+A -A

    是卧室那里,是妈妈那屋。

    儿人家兴,来,喝!杯!」

    他走过去,急忙将妈妈的一条挪移到旁边,以防扎到,而后又转了卧

    多少……嗝……有多少酒量,有多藏不,你都不知,哈哈,傻!不过今

    着,这画面,还真有几分诡异,让人发憷。

    章

    爷,真是人走茶凉,是人非。

    的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了夜班的母亲,说不定又在家里买醉了,说不定又

    结婚的时候,我和就把夫给多了,让他老逗我,老欺负我,哼!那一回我

    顾不上换鞋了,顾不上脱外了,寻着声音,年轻人赶疾步奔去,去找妈

    只是这样,便更让人心生怜悯,且颇为无奈。

    原来是酒瓶碎了,打翻一地。

    不过,她是自己的母亲,正在自说自话、疯疯癫癫、借酒消愁,为儿

    对于这些,青年不用去看也知,因为母亲几乎经常都是这样

    屋,冰凉。

    家里的不在了,这个家几乎都要塌了,无人支撑。

    可是,无论任何事都不能过度,要适可而止,在这一上,沉祥是在这一段

    当然,这是民间传的说法,并不重要,对他这个相信无神论的大学生来说

    他又有什么办法呢?玻璃渣的「哗啦啦」

    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母亲一定又在用她自己的方式缅怀父亲,与丈夫「

    呢!你看看啊,以前你不让我喝酒的,怕我喝多了,不好!其实我能喝的,没

    无法相见!拿钥匙,开了门,屋里果然是黑漆漆的,并且,还混杂着一刺鼻的

    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不明白,觉得好困惑,他不明白在平时那么洁的妈妈,那么懂得自

    月光,清冷。

    父亲的影抹去,甚至可能更加真切地牢记心

    后就会去了奈何桥,奔赴黄泉、转世投胎。

    把酒言」,酩酊大醉。

    ,昏天黑地。

    只不过,昔的人儿已是相隔,徒留一腔愁绪、满地相思,却再也

    活」,手里拿着半杯酒在自斟自饮,沉溺其中。

    想着,一苦涩涌上心,就犹如吃了一块黑巧克力一样,没有甜。

    一声,似乎是什么摔到了地上,声音很脆。

    酒味,挥之不散,很难想象,这个家,还是那个曾经声笑语的四之家,爸爸

    「国枫……嘿嘿,是你回来了吗?你回来了啊!今天啊,可是你回家的

    得了?毫无让人心生好的形象,邋里邋遢,酗酒无度。

    更是无稽之谈,即便如此,但今晚仍然很重要,因为此时此刻,在这个冷冷清清

    保养的护士,那么清丽温婉的中年妇,都好的一个人,怎么到了特殊

    因为今天,很重要,是父亲的五七,据说这是亡魂最后一次回家的,然

    时间里才知的,会。

    看来母亲还是用,看来她还是念念不忘!甚至可以说,在这三十五个

    夜的邀请,便骑着自行车,披星月地赶回了家,行匆匆。

    于是,年轻人摇着,端着收起来的玻璃屑走了去。

    每个人,都不是独立的个,势必会和其他人有着牵连,那些人,或许是和

   

    已是醉意醺醺、神志不清了。

    妈。

    妈妈、还有他们弟,其乐的,当然,还有他因为癌症而过世一年有余的爷

    听个清清楚楚。

    十刚过,沉祥就回了家,他婉拒了自己打工糕店里年轻的女老板共

    的晚上,夜人静、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如狼人看见了月光一样,变

    自己息息相关的亲人,或许是和自己相濡以沫的伴侣,又或许,是与自己骨

    的碰撞声,并没有掩盖母亲的絮絮叨叨,即使弯着腰、扫着地,沉祥依然能

    连的孩,所以,不忘旧,缅怀去世的侣或亲人,这是人之常

    是的,自从父亲溘然辞,他的母亲,就是这样的状态,用着酒麻痹自己

    满地的玻璃碴就在妈妈脚边,很危险!而她却浑然不觉,依然在「逍遥快

    黑漆漆的卧室,四周沉寂,一个人对着空气,喃喃低语,时而还在呵呵傻笑

    29年10月1

    「咣当」

    就给他看看,夫再不老实,我还他!结婚了,你就老我,我到底有

    室,去了卫生间,去拿扫帚,准备打扫。

    夜夜,在这空的房间里,母亲是一都没有忘记爸爸,一丝一毫都没将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
【1】【2】【3】【4】【5】【6】
推荐阅读: 魅魔系统yinluan东行催眠yinluan小欢喜黑兽(同人改写)红尘佳人弃徒极dao天魔(改编)儿子的青chun记事
如果您喜欢【rng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