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你说谁脸红呢?”虽然自己确实是脸红了,但是林跃峰决定死鸭

    “呼……啊!”

    确实昨天晚上梦梦到了她,不过林跃峰记得梦里面自己也没有跟她怎么样……这算什么?就光是看到她的模样就够让自己梦遗的吗?光是这样想想就让林跃峰到厌烦——有些东西自己心里越是不想承认反而就越老实了。

    “噗!”林跃峰刚吞到中的漱瞬间就被来,“你小……说什么鬼话!”

    ————————

    “哎,我可不是说鬼话,我从你房间门走过去的时候就听见你在那儿撕心裂肺地喊着‘韶薇!韶薇!’哇,那喊的才是跟鬼话似的,我都奇怪你说梦话怎么说的那么大声的!”

    “嗨嗨,我开个玩笑而已,哥你别搞得跟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林超说着起,“真的,你喜这事儿对我来说又不是什么秘密了,你别把自己搞得跟个纯男一样,说个玩笑就开始脸红……”

    林跃峰涨红了脸,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驳这个混了,索开到最大,伴着声音用力刷起牙来。

    在与困意争斗了好一阵后,林跃峰终于从被窝里爬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觉到自己里一阵粘稠,很不舒服,顿时间心糟糕到了极

    “,你上个厕所能安静吗?”林跃峰一边洗着脸一边抱怨

    不如说……有她。

    “哦,你起床了啊!”林超停止哨,带着笑意说,“你让我安静,但是哥你睡觉时候可一都不安静啊!”

    似乎是因为什么政策原因,小姨想让她的女儿回X市来上小学,拜托我们家来照顾她。当时我们家还只是在老牌坊街开了间小商铺,我爸妈也比较喜小孩,一就答应了妹妹的请求。那时候姥爷刚刚去世,姥姥住我们家里,而林超刚刚满两岁,这又住来一个表妹,我们家似乎变得越发闹起来。

    带着一的疲劳,林跃峰迎来了二月八早晨的黎明。这疲劳也并非是突然而来的,接近年关的时间整个警务门都忙的,法医研究所这边人手又严重不足,张通路虽然嘴上说着“这些事你们这些小年轻不好”,不过年过半百的他显然有些力不从心了,林跃峰也算是为了自己的业绩考虑,一直在帮忙整理各文件手续。

    那时候的自己是一个臭小孩,很不识趣地对这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孩搞恶作剧。不过当时的心到现在还记得——只是觉是个很有意思的表妹。

    林跃峰用卫生纸随便还没有变,又迅速换了条,晃晃悠悠走向二楼走廊一端的洗手间。刚走到洗手台前要打开,林跃峰就听见旁边厕所间里传来的林冲的哼歌声。

    “卧槽,不会吧……怎么这个时候又这样了……”

    说起话来自以为是,差不多是这个年龄的小孩的通病了,就跟现在的林超一样——虽然他自以为是的很有理——不过那个时候的我除了想要突我的那自以为是之外,应该还有一个想要表达的东西——我讨厌这个表妹。

    29年10月2

    自己现在在法医研究所工作的事,父母还一丁都不知,林跃峰也不想让他们知,但是既然过年时候自己要值班,那肯定瞒不过,到时候估计自己会尽量躲着他们俩人吧……光想到这个,林跃峰就又觉一阵疲倦,越发讨厌过年了。

    大概所谓的小孩就是这样吧,是心非都还算是比较常见的,而那时候正好赶上叛逆期的我就似乎是接受了什么命令一般,必须跟其他人对着。要说我那时候是不是真的讨厌她?我不好说,至少最初对她兴趣是真的,但是在说那些故意煞风景的话的时候,我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她。

    次遇见她的时候,是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在省会那边工作的小姨带着她回老家来探亲。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刚刚要上小学的小孩,脸看上去胖胖的,倒是乎意料地比同龄的小孩要瘦一。意外地很乖巧懂事,声音也很好听,虽然年龄不大但是说的容都很清晰,看得是一个活泼的小姑娘。

    表妹是个格温和又活泼的小女孩,之前在省会的时候在少儿舞蹈教室里学了半年舞,还给我们表演了一番,姥姥和妈妈都赞不绝,才刚刚两岁的林超也有样学样地原地转了几个圈,但是在我看来就是小孩的把戏,很没地大声说“有什么好看的啊,跟条小狗似的。”然后被妈妈训了一顿。

    “好好好,没脸红。”林超走厕所,指着刷牙刷到一半的林跃峰的脸,“哇,还真脸红了,你别这么不争气好不好?你这个样去跟别人说你是我哥我都觉得丢脸

    不过好在到昨天为止大上都理好了,节期间的值班表也好了,林跃峰要在大年初一当天执勤,不过林跃峰本人没什么意见——虽然说父母过了一年才回来这么一趟,不过他并不想跟他们待在一块儿。

    铁男外传·第二章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
【1】【2】【3】
推荐阅读: 魅魔系统yinluan东行催眠yinluan小欢喜黑兽(同人改写)红尘佳人弃徒极dao天魔(改编)儿子的青chun记事
如果您喜欢【rng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