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得,我再叫几个朋友来,免得浪费。”

    萧放傻了,没见过这么豪大胆的女人,当场石化,脑短路:“邓你和他过啊?抱歉,如果我早知,绝不敢骂他狗的——”

    “呵呵,邓,您不怪他了吧?那狗的罗国风,我把他名字倒过来给他起了个外号,疯罗锅,一发起疯来,连爹妈都不认的货。”

    “浪费条,吃不完我不会打包回去给那些工人吃啊?他们这辈还没吃过龙虾呢!”罗国风愤愤地说,“你还要叫谁来?千万别叫你那帮酒吧玩艺术的,否则我立就走。”

    作者:阿三瘦

    罗国风顿时喜上眉梢:“那好啊,那好啊,叫他们多带几个妞来!”

    萧放好酒,而且就好啤酒,饶是有严重胃病,也顾不了那么多,该喝就得喝。打开冰箱,两瓶嘉士伯,大拇指对瓶盖用力一撬,酒瓶就被打开了,又拿一碟生米一盒卤菜,仰喝起来。

    “晚上见。”

    邓沉默了,片刻后才:“萧放,好像你每天晚上都要去山猫酒吧萨克斯吧?我今晚带个朋友来捧你场,请你喝酒。”

    萧放走到台上向外一看,屋外光正炽,车来车往的大路上暑气蒸腾,浪劈盖脑而来,刚从打空调的房里来,被这气一,顿觉浑,心里油然生嫌恶烦躁。圳这城市,什么都好,就是太毒,天太了五月就得打空调,否则得难受,至于白天门逛街,那更是遭罪。

    打通南永

    汗一个,看来疯罗锅不是尽人亡,而是面临暴断然反抗,在这上发生这事,真是奇迹得很。萧放忍住笑:“啊?怎么回事?”

    刚喝两,手机就响了,一个陌生号码。接听。

    “那敢好,多谢邓了。”

    萧放很怕,一他就要喝啤酒,喝起啤酒来就没节制,十几二十瓶都嫌少,喝了酒后就不吃东西。正因如此,导致他患上胃病,中度慢胃炎,时不时地就痛上一回,腹好像被一把刀在来回地绞,痛得五脏六腑都痉挛。

    “打土豪,分田地,今天不掉你这个大债主两千,我心里不痛快!我还要!小,再来一只龙虾,两斤大闸蟹,两盅鱼翅!”

    男人在上(加料)第二章·卖JB

    “我在酒店,你的好朋友把我臭骂一顿后跑了,我心里难受,找你说说话。”

    怪了,这邓富婆打电话给自己啥?莫非了什么事?疯罗锅脱而死尽人亡了?萧放不动声:“哦,邓,我记得,您在哪呢?”

    “那现在你知了,又准备怎么骂他?人的?我要他他还不肯呢!哈哈!”手机里传来邓刺耳的浪笑声。

    萧放哭笑不得,不知如何。这时门铃响了,英勇不屈的罗国风到了,门豪言壮语地宣布自己觉今是而昨非,从此绝不走歪门邪,要靠勤劳的双手为孙后代打一片大大的疆土,再活他妈的一个五百年,接着就把一切罪过归于萧放没有听从计策打电话帮助他脱,顺理成章地要求萧放请他吃饭喝酒赔罪。

    萧放无地自容了:“他敢!这人的,就该被你邓他个浆红似火,他个浆绿如蓝……”

    邓笑得更浪,好半晌笑声才平歇来,上气不接气地:“笑死我了,好了,不计较这被人的臭小了,没想到他还有你这么一个有意思的好兄弟,晚上见啊!”

    “萧放,你不会不知吧?还在邓面前装糊涂?”

    “就这样吧,晚上见。”

    “喂!你骂他狗的,不就在骂我是狗吗?臭小!”

    29年10月2

    “邓,我被您说得云里雾里。”

    “德!”

    4F4F4F,C0M

    难她知疯罗锅躲在洗手间对自己打过电话?不能承认,决不能承认,可又必须说得委婉些:“邓,我现在在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真记不太清楚了,您不晓得,这家伙一天到晚不知扰我多少次,总是要我帮忙去给他拉业务,没法啊,他撑那个破公司也艰难,要心手工人们的薪,又要绞尽脑给他们安排事,还要协调各关系,累得跟狗一样,过得苦,唉,邓,如果这家伙对您说了有什么不敬的话,您别计较,就连我都动辄被他骂个狗血,我习惯了,知他有嘴无心,一向就当他造粪厂排放废气。”

    “萧放吗?我是邓,你老乡,我们见过的,刚才你跟国风通电话时我就在他旁边。”

    “那好,我问你,今天午三到现在,你和国风通了几次电话?我的意思是除了我听到的那次,你们还通过几次电话?”

    “你好,哪位?”

    “就叫我们老乡,南永和夜王。”

    看看表,也到了吃晚餐的时候,楼,来到沃尔玛超市旁边的濠江酒楼,罗国风一了七八样菜,萧放笑了:“这么多菜,你吃得完吗?浪费可耻。”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
【1】【2】【3】
推荐阅读: 曾经睡了某大的女学生,附nenB图片媳妇儿是军人,分着tui被别人lu着yindi并拍照回忆童年的一次xing经历我的迷jian史之KTV红衣小妹和女同事去足浴会所发生的事qing。。此qing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趁醉cao了护士长年少网吧通宵,凌晨四点调戏美艳老板娘我的yin妻qing节,跟别人不太一样。。
如果您喜欢【rng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